Yvainelune

盐焗小鱿鱼25



佟年和韩商言吵架了,要说到导火索就要说到两天前,韩商言抱着刚从幼儿园接到的女儿,到佟年的学校,准备接她下班。




“爸爸。”在韩商言怀里的小小孩,玩着自己的手指:“大大是不是后天就回来了?”




说到为何小小孩会叫太爷爷为“大大”呢?当小小孩刚在学汉字的时候,小小孩分不清“大”和“太”两个字,每次都喜欢把“太”说成“大”,于是,韩氏夫妇一有机会,就开始纠正她。但是,小小孩却在两个词上持续纠缠,到最后,小小孩干脆自己发明了“大大”来代替“太爷爷”这个称呼。




“嗯!”边走边回答着她,韩商言透过墨镜看着她:“你要不要一起去机场接太爷爷?”




“要。”说着,小小孩自己开始鼓掌起来:“吴忧姐姐和吴律哥哥也去吗?”




“应该会去吧。”边说,韩商言边走进佟年所在的教室,但眼前的一幕,让他不禁火冒三丈,只见佟年和郑辉凑得很近,正在认真地一起研究着什么。韩商言知道他们是在工作,但他就控制不住自己——




“佟年!”他故意叫地很响,也成功地看见郑辉受惊般地跳开,而佟年是一脸坦然地抬头对着他笑:“来啦?”




他把小小孩放了下来,让她自然地跑去找佟年:“妈妈~”




佟年蹲下了身子,张开怀抱迎接着女儿:“宝贝~”感受到小小孩的冲力,佟年温柔地搓揉着她的软发:“今天有没有在幼儿园很乖啊?”




“有!”学着大人般地,小小孩拍着佟年的背:“王老师还表扬了我呢!”




“真的啊,这么棒棒哒!”说完,佟年给小小孩引荐着:“这是郑辉叔叔。”




“你好,你叫蕴蕴,对吗?”郑辉弯腰想去摸摸小小孩的脑袋,可被小小孩躲掉了。只见她先是躲在佟年的大腿后,等韩商言过来了,她就直接去抱韩商言的大腿,伸出了双手,讨要着:“爸爸,抱抱。”




韩商言带着一丝笑意地抱起了女儿,还意味深长地表扬道:“乖,爸爸喜欢。”说完,还引得小小孩笑着更加圈紧了他的脖子。




“蕴蕴,要乖乖地叫人哦。”佟年提醒着小小孩该有的礼貌,但小小孩就是圈住韩商言的脖子,脸靠在他的肩头,不理睬她。




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郑辉打着圆场,“孩子还小,不懂事是正常的。”




佟年听到郑辉说自己的孩子不懂事,心里马上就不舒服了,但因为和他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,也就隐忍着,打着哈哈:“她可能第一次见你,有点害羞……”虽然佟年有心维持着场面,可韩商言可不顾这一切,说到他家人的,他一律不会轻易放过:“你说谁家的孩子不懂事啦?你和她相处多久啦?不叫你就是不懂事,还不准别人不喜欢你啦……”




“韩商言!”韩商言的不计后果让佟年很为难,她一方面对着郑辉打招呼,另一方面出声喝止了他。




“没关系的,”郑辉说道:“我都理解的,但要注意的是,溺爱享乐酿苦果啊,你们可要警惕了啊——”




“你再胡说八道,信不信我揍你啊,”韩商言把小小孩的头侧过来,一边的耳朵用自己的肩膀堵住,另一边的用自己的手捂住:“我自己的女儿,我宠着,我乐意,管你什么事,有本事自己去生一个,在这里唧唧歪歪什么啊?”




“韩商言!别过了!”佟年再次喝止了他,她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对着郑辉客气地说道:“学长,我女儿是很乖的孩子,可能,在别人的眼里,她并不完美,但,在我们眼里,她就是完美的。”接着,她转身对着他怀抱里的女儿说道:“从爸爸身上下来,过来叫人。”




很有眼力架的韩彤蕴,看到平时一直温柔微笑的妈妈脸色变了,就挣扎着想要下去,可是——




“不下去,”韩商言把她抱得更紧了,阻止了她,“尊重——是给值得的人;不值得的——不用!”




“韩商言——”佟年听得脸涨得通红,而郑辉在一旁拉住了她:“没事的,佟年,别生气——”




“你装什么装!夹着尾巴就觉得自己是条狼啦,只可惜了,狗终究还是狗啊……”




“韩商言,你太过分了!”说着,佟年抓起讲台上的包,直接奔出了教室。




“佟年——”郑辉想追出去,但被韩商言伸出的一手拦住:“你追谁啊?她是你该追的吗?”




“韩商言,”郑辉换了一副嘴脸:“需要我追吗?你确定,不是你自己——把她朝我这里推过来?”说完之后,他仰头大笑,看着韩商言抱着孩子着急地追出去了,他带着一丝阴狠地自言自语:“想跟我玩?你有这能力吗,韩商言!”




抱着小小孩,他边快步走着,边拿出手机,拨着号码,朝着自己的车的方向看去,佟年早就等在那里,终于,韩商言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,他放慢了脚步,走到了车边,打开了车门,佟年不声不响地坐上了副驾位,然后,他再把小小孩安定在后座的安全座椅上。




车子里的气氛一阵尴尬,韩商言用余光偷撇了眼佟年,见她看着窗外,他也不知该怎么打破这片骇人的寂静。




“爸爸,妈妈!”从后座传来小小孩带着哭音的声音:“蕴蕴错了,你们别生气了,好吗?”




他看了一眼佟年,她没作声,他也没敢多发言,只是从后视镜里看向了后座泪流满面的女儿:“别哭了,要不要纸巾?”




见爸爸没有生气的声音,小小孩放心了一半,但她还是怯生生地看向了佟年:“妈妈~呜呜呜!”




看向窗外的佟年,抹去了眼角留下的泪,对着窗户说道:“找个可以停车的地方,停一下吧。”




听到了她的指示,韩商言马上就近找了个大商场的停车场,开了进去。




等他把车停好了,佟年直接下车,走到后座,把女儿抱了下来:“想吃什么?”




“妈妈——今天,不回家——吃饭吗?”等安全带被解开后,小小孩主动地偎进了她的怀里。




“今天我们外面吃,好吗?”佟年抱起了小小孩,全程都没有看向韩商言。




“可是,爸爸——”小小孩指着佟年身后一直望着她们的韩商言。




咬着下唇,佟年微微侧过身,眼看着地板说道:“跟上来吧,外面随便吃点。”




“好!”听到了佟年第一句对他说的话,他惊喜万分,赶忙跑上去,想要揽住佟年,却被她轻巧地闪过了。




“你——”韩商言眯起了眼。




电梯到了,佟年抱着女儿率先走了进去,韩商言紧随其后。一电梯里,三个人默默无语。到了餐厅里,佟年把小小孩放到了专用椅上,把菜单推到韩商言面前:“你点吧。”




“佟年——”韩商言看着她扳起的脸,不知所措。




“妈妈~”小小孩两只小手缠上了佟年的手臂,头也跟着蹭了上去:“蕴蕴错了,别生气了,好吗?”




给家人烫着碗筷的佟年,继续着手里的动作:“哦,那——知道错哪儿了吗?”




“蕴蕴不应该不叫叔叔的,妈妈教过蕴蕴的,要有礼貌的~”小小孩低下了头。




“那知道错了,该怎么办呢?”佟年把手擦干,看着女儿。




“下次见到了叔叔,给他道歉,并且,”小小孩抬起可怜的大眼睛:“蕴蕴保证以后再也不犯了。”




“蕴蕴啊~”佟年终于摸了她的小脑袋,只见蕴蕴像只小猫咪一样,用头蹭着她的手:“以后,你的人生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有你喜欢的,也有你不喜欢的,但无论你是否想和她/他深交下去,保持我们该有的礼节,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,你懂吗?”




“妈妈~”蕴蕴大大的眼睛流下了泪水:“我知道错了,下次我不会再犯了~”




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蛋,佟年笑道:“乖,准备吃饭吧~”




“佟年~”旁边一个超龄小孩也开口了。




“菜来了——”服务员上菜了。也恰巧把他的话给切断了。




“吃饭了。”佟年帮着女儿弄了一些菜到她的小碗小盘中,再给她一把勺子。




“谢谢妈妈~”小小孩笑眯眯地说道。




“乖,快吃吧!”佟年摸了一下她的脸蛋。




“佟年~”他的手臂蹭上了她的。




“快吃饭!”佟年用手撸去了他的手,低头轻语道:“有什么事,回家再说。”




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,韩商言也安静地吃着饭,一双眼睛不时地瞅着互动地很好的母女俩。




好不容易捱到了家里,一进门,韩商言就想和她说话,但是,“蕴蕴,今天泡澡好嘛?”抱着女儿,佟年用鼻子蹭着她的小鼻子。




“噢耶!”韩彤蕴大大地亲了佟年一口。叫嚣着,跟佟年进了浴室。




又是好一阵,佟年陪着女儿讲故事,拍着她的背,轻哼着小曲,哄她入睡。




等她一出房门,韩商言就直接把她拉到他们俩的卧室,关起门来,把她按在墙上,就一阵猛亲—




“韩商言!韩商言!放开我!”佟年挣扎着,撇开脸,不让他吻自己。




“你到底怎么了?你一路上不看我,不和我说话,那个郑辉——就值得让你这样同我生气吗?”一手握拳砸在她耳侧的墙上,整个人都把她包围住,让她动弹不得。




“韩商言,”佟年冷静地看着他:“你不该这样当着孩子的面,冲着郑辉发脾气的。”




“怎么啦,心疼你学长啦,”韩商言被妒忌给冲昏了头脑:“心疼他,你怎么不去找他呢?”




佟年静静地看着他,泪水就累积眼眶里,但她硬是不让它流出来:“我们结婚七年了,从没吵过一次,今天,第一次吵架,你就让我去找别人吗?”




“不是——”韩商言看着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伸手去抹去她的泪水,但佟年把脸撇开了。




“别说抱歉,不必愧疚,我懂了,今天我客房里睡!”佟年想推开他,但韩商言不让:“你敢走!”




“你说我帮他,我是哪一句帮过他了,而让你误会了呢?”佟年抬眼直接逼问着他:“蕴蕴今年才四岁,以后,她的一生会遇到不同种类的人,可能只因为一个她所忽视的,不注意的小细节,就可能被人莫名地冠上目中无人,瞧不起人等头衔。今天,你在,你可以保护她,但终有一天。她得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,请问,韩商言,我们能保护她一辈子吗?”




韩商言呆住了,他只关注在郑辉对自己女儿的冷嘲热讽,却未注意到,佟年关心和考量是女儿的未来。




“孩子是很会有样学样的,今天,你助长了她做错了事,逃避就可以;那以后呢?她还要学习,工作,生活,难道都是一遇到错误和困难,就找到你这里来逃避吗?”佟年沉沉郁郁地呼出一口气,胸房陡轻:“父母之爱子,必为其计长远。韩商言,你宠她,爱她,我都看在眼里,但有些事情,我们只有现在狠心教会了她,才会让她在未来的日子里,减少被误会,被伤害的可能性啊!”




推开了呆滞状态中的韩商言,佟年低头轻声细语道:“我这几天住客房,让彼此冷静一下吧。”说完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推开了门,走出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房间。


评论(94)

热度(317)